当前位置: 爱购彩 > 公司简介 >

江小涓:数字全球化强劲引领经济复苏

时间:2022-07-29 11:11来源:爱购彩 点击:

  中新经纬7月27日电:数字全球化强劲引领经济复苏

  作者 江小涓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传统全球化从2009年之后呈现相对收缩的态势,从宏观层面看,全球国际贸易占到全球GDP的比重在七八年间掉了 3%;从企业层面看,最大的25家跨国公司海外资产、海外雇员、海外销售的比重都有明显回落,大型跨国公司海外指数也出现连续下滑。再叠加近年产业链、运输链受疫情影响,百年大变局下贸易摩擦,传统全球化整体上呈现回退趋势,

  但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以后,全球贸易和投资在全球GDP占比是上升的,发展速度快于世界平均GDP增长速度。其中数字化发挥了重要作用。

  尤其是,全球数字经济中,虽然网络空间的视频、游戏、软件迅速增长,但这部分比重其实不是很高,而数字全球化中增长最快的是数字生产者服务。如果我们不能利用好这一部分高质量的全球流动的数字生产者服务,将会影响整个制造业产品转型升级。

  数字技术为国际贸易复苏作出突出贡献

  当前,学术界各方面对经济全球化、国际贸易、跨国投资、技术流动持相对悲观的态度。但率先走出疫情的国际贸易增长强劲,且成为全球经济复苏的有力引擎,其中数字化贸易表现最为突出。

  网络空间的数字贸易是可以复刻复制复用的,数字技术的全球连接并没有额外成本,跨境特别自然。网络空间就是一个网络平台,和商品贸易有距离、有运输成本不同,其全球化已经成为一个非常自然的现象。

  2021年,中国进出口跑赢GDP、投资、消费等各项指标,“外循环”在这个非常特殊的时间点成为国内增长最重要的源泉之一。同样,全球经济复苏中国际贸易复苏明显快于GDP,因为2020年比较特殊,我们把2021年和2019年作了一个比较,无论是全球、中国还是美国,国际贸易的复苏显著快于GDP复苏。

  可以说,数字技术为国际贸易复苏作出突出贡献。其中,商品贸易中数字技术含量最高的ICT(信息和通信技术)商品贸易占整个贸易比重有明显上升。过去十年数据显示,数字引领的国际贸易是国际贸易最主要的增长驱动力。

  数字技术贡献不仅体现在宏观贸易比重指标上,也体现在跨国公司微观指标上。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布的2021数字跨国企业TOP100中,数字跨国公司成长迅速。可以看出,数字技术、数字经济、数字贸易对全球经济复苏非常重要,有非常强劲的引领作用。

  首先,全球数字生产者服务快速增长,带动制造业转型升级。生产者服务是嵌入制造全链条过程中的,最前端有研发、设计、制造、服务,整个流程的安排、生产线的组织都是一个服务过程;后面有企业内部的管理、产业链供应链的管理、市场营销。所以,制造过程中服务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现代制造业的竞争能力除了硬科技,其他效率提升的节点都主要靠嵌入数字服务提升能力。

  其次,数字设计服务平台可以聚合全球最合意、最顶级的工程技术人才一起研发。如,波音787的设计是30多个国家1000位以上的技术研发人员同步在平台上设计新产品,因为有不同零部件在不同国家的企业生产。以前,工艺和功能的匹配是很复杂的问题,一般要靠头部企业逐个匹配,现在数字平台上,直到最后出实体样机之前,所有设计、图纸、零部件、功能的匹配,全部都在平台上实现。多国工程技术人员同步来做这件事情,可以聚集全球这个领域最好的工程和研发人员,从以前串联的研发变成并行研发,节省时间。因此,复杂数字技术嵌入比较多的产品中,全球化研发平台正成为主流模式,利用全球科技人员,而不仅仅是买一些技术、软件、专利。我们也应该非常认真地对待这样的新机会。

  最后,数字贸易服务平台也发挥重要作用。海量的供应商和客户在平台上通过智能化方式匹配,把个性化、多元化的需求满足和平台的规模经济很好地匹配起来,实现既有个性化又非常高效率地匹配,这是以往很难想象的一种贸易模式。全球国际贸易格局中,平台是非常重要的载体,有其自身治理体系,贸易、纠纷解决规则,为平台上跨国交易制定秩序。因此,平台不仅是国内市场的共治者,也是国际贸易规市场上的共同治理者。以前消费者投诉和赔付要通过国家之间的规则和程序,现在平台上的各方主要按照平台规则、平台守则交易,效率更高、监管更有效。

  数字时代最好的产品是集合全球多国能力的产品

  当前,数字时代的国际技术交流合作日益频繁,最好的产品基本上是集合全球多国能力的产品。不能以为哪个国家进口技术多了就弱,出口技术多了就强。如,中国、印度和美国相比,中国ICT出口大于ICT进口;印度大量做软件外包,ICT软件出口最多,但不需要进口,其国内做不了一个很高端的产品;美国ICT技术出口和进口基本匹配,集成全球优秀技术做出了最有竞争力的产品。

  在技术迅速迭代、利用全球技术不是很困难的情况下,每个经济体从品质、投入、速度各方面考虑,会尽可能地集合全球技术优势发展自己。各国竞争力比较强的产品经常是进口技术和出口产品匹配比较好的产业。

  尤其是数字时代,技术开源成为主流,希望通过更多连接实现数据不断更新,希望技术能够运用到越来越多的场景。这是任何一个企业自身闭环做不到的。而把软件基础部分开源以后,通过分步式开发走得越来越远,连接越来越多,应用场景越来越广,这样的技术才有意义。海量、连接和智能匹配都需要开源的数字形态。

  我们看到,在科学发现领域,全球合作也日益深化。美国新发射的太空望远镜韦伯,比此前的哈勃望远镜提升许多,也是美国航天局、加拿大航天局和欧洲航天局合作的项目,而欧洲航天局的成员单位有二十多个国家,这些国家的科技工作者一起做这个项目。

  中国去年批准加入了平方公里阵列射电望远镜项目,每平方公里的土地布有很多的望远镜,组合起来巡天深度、广度和速度极大提升。这样的项目,无论是资金能力、科技人员力量还是数据分析能力,单个国家都做不了。所以,现在高能物理基础研究项目、人类基因组项目、大型宇宙探测项目等大都是全球合作的项目。

  总之,数字时代的研发、销售和科学发现都是多国合作的项目,既有理念也有数字技术的支撑,这一切才有真正的平台和载体。

  中国利用数字全球化机遇提供发展新动能

  当前,中国网民规模巨大,拥有全球最大的网上时间。巨大的互联网市场可以实现规模经济和竞争效益的双重效应。相关企业能够在国内成长起来,就可以成为非常有竞争力的数字企业,走出去也会非常有竞争力。同时,中国已建成全球规模最大、技术领先的网络基础设施,5G基站、5G用户数量都是全球的60%~70%,这些是数字经济发展所须依靠的重要基础设施。

  中国也有特别好的制造业基础,有全球最大的制造业集团,产业链全球最长、产业生态全球最广,因此,企业可以投几十亿元甚至上百亿元,从头部往下延伸,投入可以被分摊,带动的产业规模特别大,这是中国优势所在,可以在很多产业做到全球链接企业数量和产值最大的互联网平台。

  中国产业门类也特别齐全,很多产业研发开始到消费端链条齐全,在任何一个环节,只要有创新创意进来,前后延伸的链条都很长,产业规模可能很大,后向产业到头,前向消费到端,都是非常有成长性的产业。中国企业在国际竞争方面抓住了机遇,提升了全链国际竞争力。未来也一定要利用好这个机遇。

  当前,中国加入全球化过程中,去中低端化的阶段已经过去了,以中国现在的市场、企业和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参与全球化进程中是很有竞争力的。

  总而言之,数字时代,跨境链接、跨界链接的成本极大地降低,收益显著提升。在数字时代,全球范围内资源配置和产业分工新一轮的红利已经出现,而且会延续相当长的时间,推动数字全球化时代到来,而且将成为疫后复苏和长期发展强劲的推动力量。我们的产业基础和企业竞争力跟改革开放初期相比已经极大改善,数字技术发展潜力尤其巨大,我们一定要推动数字时代的高水平开放,利用数字时代的两种资源、两个市场,继续提升产业竞争力。(本文根据江小涓在“2022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上的发言整理而成。)(中新经纬APP)

  本文由中新经纬研究院选编,因选编产生的作品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选编内容涉及的观点仅代表原作者,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责任编辑:王蕾

------分隔线----------------------------
爱购彩平台,爱购彩官网,爱购彩网址,爱购彩下载,爱购彩app,爱购彩开户,爱购彩投注,爱购彩购彩,爱购彩注册,爱购彩登录,爱购彩邀请码,爱购彩技巧,爱购彩手机版,爱购彩靠谱吗,爱购彩走势图,爱购彩开奖结果